🐾噔噔噔噔燈🐾

謊誕的極致
就是人們對謊誕習以為常。

死鱼的嘟哝

感觉凉风在挠自己的脚
但是头上的锥子比较让我想理它,实在太痛
胃也痛,我想起自己的包包有好多胃药要吃,可我不想吃了
我觉得我已经成了综合药剂,可食用
药剂还带着病菌,能以毒攻毒
比起当咸鱼,我倒像是沉在海底的死鱼,就等被分刮干净
剩一排排白骨,和泥土厮混
被子也不暖也许是我太凉
我知道该爬起来开个灯,煮个粥
知道和做是两回事,为什么我不能把器官都丢掉
用稻草,用浆糊,用塑料去代替,我也不介意中空
但我担心被风吹走
想想还有药要吃,我还是想选择被风吹走

感想

一個女人一生一定會蠢一次
不怕蠢過
只是怕蠢過后
想回頭,連機會都沒有了

總在熱鬧之後才倍感寂寞
無聊的人,自然不易產生情趣
人生無聊,交際無聊,活著便是一件極其無聊的事情
而我正無聊的活著
選擇脫離圈子,活的只剩自己也是寂寞而繼續
沉浸在圈子也同樣寂寞
寂寞是無聊的人生能感受到的最強烈的情感
而這無聊而又寂寞的人正發著無聊而又乏味的牢騷


就像放屁,沒有實際含義,只是身體機能


想念是難以割捨的毒癮

窗外有呼嘯的風雨
在洗滌我的心情
我終於可以品嚐思念,從未如此
渴求一個軀殼的溫度,我想
手腳的冰涼絕對是你遺留給我的後遺症
我揉搓手掌,沙沙的聲響,指紋摩擦指紋
但你不會聽見

我仍記得你在車上的絮語,綿綿的情話
夾雜著自嘲,有我喜歡的可愛
我看著你躊躇不安,風里被你撒上憂慮的氣味
我看著你似乎可以折斷我手腕的大手握著
溫度可以由妳的指尖爬進我的心裡
我想碰觸你開合的嘴角

想念孱孱,像我浸泡在溫水的髮絲
柔韌而堅固
偶有一兩條隨水流而去
更多卻痴纏於我的軀體,就像毒癮,想戒卻會殘留




几天前
我们见面,隔了很久的相聚
她打了许多的耳钉,我看了一晚
她说过一阵子便订脐钉

她纹身了
在手臂,是她的名字
她还会继续纹,纹身会上瘾
即使很痛

她换了发型
但是不论哪种都会好看
我觉得她怎么样都好看
因为漂亮的鼻梁

她有许多计划
关于旅行,二十岁前
她会看到世界的各种各样
她总能想到便做到

她有了许多的改变
但依然温暖
像她的发色
是阳光,是生命

她懂我的不懂
照顾我的感受
带着我走
但我一直无法改变
我是烧坏的瓷器

我要如何重制
像你
捏出自己的姿态
镜中是我真实的模样
模糊将成为抹布的零食





我有长茧的手
被药石泡黄的脚
它有怎么也剥不完的死皮
因为那臭极的膏药
胃里是回收药物的工厂
像个黑洞,可以不停的吃,吃,吃
药在胃酸里被分尸
手脚残缺,一部分被肠胃吸收,一部分跟着排泄物离开我的身体
我不会阻拦它
因为不喜欢
它可以走但我不能不吃,我
年岁未长,但
身体苍老

脑中的沟壑跟着头发往外生长
每天都可以看到它在游荡
身体无法关住
我吟诵安歇的经文,但是它
充耳不闻,最后
我关它在手机里,用键盘上锁,我吩咐
以后只能待在盒子里流动,而不能在
我眼前

——所谓的才华只是缺陷的部分弥补





幸福是安排,是复刻的宣言

五彩的厅房
放射灯划过每一张脸
笑脸畸形
托盘沉重压着我的手臂
很重,我心里知道,但是身体了无知觉
步伐凌乱,思绪凌乱
脑子也许已经留下了身体逃跑
跟着收走的那些餐具
被洗碗池的水冲进下水道
在黑暗的水泥管里游泳

新娘开心的当着牵线的人偶
麦克风放出牵线人的指令
敬酒,照相,以为主宰自己的人生
要走向幸福
可笑那条路最终在酒店的合同上被手掌捏成一团
丢进满是残羹剩饭的垃圾桶里
与发臭的异味一起腐烂

那灯与欢呼正在伤害我的身体
眼睛被做出反应,水分渗出包围瞳孔
耳朵里毫毛手牵手,挺直腰板
不听,不闻

幸福是安排
是一餐不值其价的食物
是雇佣而来的只会永恒不变说相同话语的司仪
是面无表情弹琴的钢琴师
是铁甲包围的放射灯
是众人的欢呼和不辨真假的祝福

皮鞋与黑西裤
是陪着我每天见证幸福的装备

总有一天我会放下托盘
脱下皮鞋
除去死气的西裤

我也将被刻上微笑
身体被捆绑
摆布着被向前
被幸福
被安排


電影里的她與現實中的我

並不該看此類的電影
再一次的煩躁與失眠令人崩潰
無奈的是電影與現實總有驚人的相似
不同的是,她的繼父與長腿叔叔與我竟是同一人
恐懼與感恩到底那部分更甚

長腿叔叔給了她一個順達的未來
慶幸我是如此的被眷顧
並不需要走至那一步
當然我或許也能以此換的一個輝煌的將來
但那個代價之沉重,亦不敢想象
怎會是委屈自己那麼簡單
眾叛親離,也許只是冰山一角
也許我也將與她一般夜夜驚醒
也許我也將與她一般沉睡在水裡
逃避在刀與鮮紅的手腕
不得而知
正如我的前往,離開也不必問候我的意思
無意間竟保全了並不完整的我

心疼她或許也因看到了自己的影
但一切都還好
都還好
現實沒有步向電影的道路
離開了長腿叔叔的孩子也能好好走下去

---任何人對你的援助都不會是沒有代價的
---不同的只是償還的方式罷了


《逃离》

空气在膨胀 

意欲忍耐不泄露 

景观充气,巨大 

在云织起的网里 

挣扎,仍未爆炸 

土地在残喘 

山逃进雾霭染上纯白 

仍在膨胀 

空气呼唤逃亡


#看图新诗创作
#初學時的舊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