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噔噔噔燈🐾

謊誕的極致
就是人們對謊誕習以為常。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想抱抱她,但時至今日一切仍舊不見好轉

流浪

你是光却喜欢躲在夜里
让黑浸透你的躯体
我要为你拿起柴刀
藤条是为了准备给你的见面礼
浆糊与纸
你安静的站在这里
我问你,要不要一起流浪?
你笑而不语
便住进我手作的灯笼里
一起流浪
去水里,去石里,去风里,去花与云,去海岸与灯塔
不再去夜里

日常

喜欢你侃侃而谈
喜欢你笑弯的眉眼
我会打乱你的魔方,你会迅速恢复


喝你的咖啡
看你拉花
吃你做的所有东西


这是日常


想给你迟到20多年的认可

想告诉你这个世界虽然肮脏,但你却是那道光

想告诉你值得被好好对待

你真的很好的

斯德哥尔摩的自我拉扯

你的长刃砍开时光进入我的身体
投掷翻滚的欲望 滚烫填满
热烈与疼痛搅拌 夜里会重复品尝
糜煮一锅孽 等待审判 将污秽切割出身体
留下一点点白 恳求重生
朝圣者伸出手掌 虔诚的亲吻
由上而下 额头到脚背
唇与指尖 点火 焦味袭来
他在锁骨停留 细尝 甜味将他的舌头割出一道道口子
他用血写字
想用经文洗涤 罪乱成一团越发膨胀
朝圣者放弃叩门 停止进入
新与旧没有重叠
但相似却无法丢进垃圾桶
与旧罪缠绵,新罪留着残影
肮脏累计
最后记录在墓碑 没有重生,身体最终腐烂

罪

如果有审判日,我这样的人最应该被制裁
我他妈就是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很恶心
有些细节不敢解剖,那双眼睛却始终带着残影挥之不去我很脏

手作者

孤獨將我切割
而你將我撿起粘黏
你搜索每一塊碎片 在泥沙
在杯子 在沙發 在墻角 在花
你輕柔的擦拭 用帶笑的嘴角
用手中的溫熱
重組我的模樣 重逢在黑夜
你的眼睛給我打燈
親吻會讓它開出了花
我能看到每一條紋路你都刻上我的名字
有宣誓和證明


近況

現在的我願意為一心疼愛自己的人,稍微愛自己一點,稍微想像個正常人一樣的活著

過去七年我都沒發現你是這麼可愛的一個人

掐死了她

这个夜里一片狼藉
我把她掐死了
她一直哭,奔溃的像只失智的鸭子
呱噪 捂住口鼻 喘息在她身体里冒起了烟
闭嘴 她挣扎,呜咽不停 然后把脖子送到我手心
掐死后,她烧了起来 发丝躁动 å¼¯æ›²æ…在一起
发出恶臭 放起鞭炮
她和夜交合
什么都无法窥见
只是踩了一脚灰

ä½ 

你是我手中的线
为我缝一个
黎明 清扫了尘埃
当我踩起缝纫机,你最终跳进我心里
想融化在你眼里的星辰
却腻在你如糖的笑容里